成功典范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典范 >
滇池金线鲃的回归之路
发布时间:2021-12-06

  徐霞客眼中的滇池珍品,如古董一样珍贵,但它们的命运却起伏转折。30多年前,它们匿迹于滇池,去往哪里?与谁同行?无人知晓。320万年前,滇池金线鲃的老祖先也一定不会想到这些问题,因为它们生活在一个和谐的生态环境中。但320万年后,子孙们的命运发生了悲剧性的逆转:在挣扎和彷徨中,有的离开,有的葬于故地

  在老昆明人的记忆中,滇池有清澈的湖水、荡漾的碧波,无论月夜还是白昼,都有帆影点点,宛若江南水乡。在这个水乡的生活图景中,与昆明人相伴的还有滇池一种美丽动人的生物滇池金线鲃。它小小的身子呈淡黄色,体侧有一条金线。阳光下,它灵动地在水中游弋着,远远看去,粼粼波光和金线鲃的金色光芒格外耀眼。

  滇池金线鲃,老昆明人叫它金线鱼、洞鱼或菠罗鱼。如果要介绍云南的四大土著名鱼,多数人会首推滇池金线鲃,其余为星云湖杞麓湖的大头鱼(鲤)、洱海的弓鱼(大理裂腹鱼)和抚仙湖的抗浪鱼。

  数年来,杨君兴一直从事滇池金线鲃的研究。他介绍,滇池金线鲃的神秘之处就在于,它是一种生长在地下溶洞中的小生物,最大体长230毫米,体重最多也不过250克。金线鲃主要生长在温水性高原湖泊中,因此滇池成了金线鲃的摇篮。

  “现在,滇池以外来鱼种为主。与土著种竞争,外来种是占优势的,外来种会把土著种逐渐排挤掉。”杨君兴说,早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引入了四大鱼类:青鱼、草鱼、白鲢鱼和花鲢鱼,同时混杂了一些野杂鱼的幼苗,如麦穗鱼、棒花鱼、虾虎鱼等,它们纷纷进入滇池与土著生物“一争天下”。

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,滇池水质富营养化使得金线鲃难以呼吸,它的产卵环境破坏加剧,它们喜欢的龙潭渐渐消失,出入龙潭的溪流也惨遭污染。找不到回穴的路,滇池里水草少了,污染愈加严重,加之弱肉强食的斗争让金线鲃不堪重负,它们的生命在无奈的抗争中奄奄一息。在滇池中生息了300多万年的它们,在见不到阳光的湖中最后挣扎。

  徐霞客眼中的滇池珍味何时能再次成为滇池中的风景?在人们怅惘的同时,研究专家们也一直在对滇池金线鲃进行研究和人工养殖。

  金线鲃在龙潭、溪流内能很好地存活,那么让金线鲃重回“老家”会怎样呢?专家研究发现,金线鲃喜欢吃银鱼,而银鱼恰恰是滇池内外来物种中数量最多的鱼类,每年产量颇丰。银鱼的主食是滇池内的浮游动物,浮游动物是藻类的天敌。若金线鲃回归,吃了银鱼,浮游动物的数量将会增加,也就可以间接地控制藻类数量。这样不仅能净化水质,还能让离家的金线年开始,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和云南省水产站开始在滇池中投放金线万尾。杨君兴说,实践证明,投入到滇池中的金线鲃鱼苗生长良好,但目前还没能统计到成活率的具体数据。

  海菜花的消失也成了专家们心中的痛。2003年,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在晋宁下梁王村建立了一个40亩的海菜花恢复研究基地。当时,这是与滇池金线鲃的人工繁殖课题同步的一项研究。研究表明,海菜花在基地恢复效果良好。

  与此同时,近年来,在政府的努力下,滇池恢复了活力和生机。今年7月份,昆明市滇池管理局牵头制订的《云南省滇池“一湖一策”保护治理行动方案(20212023年)》,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《方案》指出,利用3年时间,以“退、减、调、治、管”为重点举措,开展滇池保护治理工作。实施期间,将强化滇池湖滨区生态保护和扰动管控,禁止任何形式的围垦湖体、湿地行为,确保湖滨湿地面积不减少,保护边界不变更。《方案》还明确科学划定湖滨生态带,违规建筑、设施、产业100%迁出,湖滨带修复面积达到3.95万亩;沿湖滨生态带边界建设生态廊道,形成滇池湖滨生态区“人退湖进、还湖于湖”的空间管控格局。

  ·王予波主持召开省促进市场主体倍增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时强调:大力推进营商环境优化 全力促进市场主体倍增

  ·省政府党组(扩大)会议强调:担好责任打造中老铁路黄金线路 抓住机遇加快推进辐射中心建设

  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


上一篇:总部机关全力做好疫情防控


下一篇:预付卡“霸王条款”玩花样 退卡依旧是难题